会员书架
首页 > [崩铁]众神的新娘 > 你的妻子!

你的妻子!(第1/2页)

目录 加书签
    星临能够很明确的感知到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丈夫……们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匪夷所思,但事实确实如此,他有过不止一段失败的婚姻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失败,他身负诅咒又体弱多病,最终都会阖目长眠于星海,此前的婚姻也就没必要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站在原地,用水盈盈的眼眸温柔又略显贪婪地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过去了多久?几百年又或是几千年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但毫无疑问,现在他所处的梦境是短暂的。

    丈夫们的面容变得模糊,身形也化作黏稠的浓雾消散了,浅金色的梦境逐渐开始崩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亿万光年之外,四面八方所有不可言明的存在都睁开了眼睛,祂们开口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古语。

    「——」

    「——」

    「——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宝宝。

    宝宝——

    星临睁开眼。

    窗外的昏黄的光落在他的眼底,翠绿色的眼瞳融着平静的湖。

    日光将他苍白的脸照亮,为他增添了些许暖意,唇色也被镀上金光,看上去潋滟一片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这间略显简陋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里是很常见的,用木材搭建的房间,墙上挂着画,画中央是一堆火热的面具。

    马蹄铜灯亮着闪烁的光,床边摆着一尊花瓶,鲜艳娇妍的玫瑰正散发着朦胧暧昧的香。

    隔着门板,能听见外面沸反盈天的嘈杂声响,玻璃杯碰撞的清脆声,高谈阔论的人声,调酒师将酒倒入杯里的咕噜声都一齐涌向星临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他清亮的眼眸里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突然,墙上的挂画动了,那一大团面具从上面剥离下来,簇拥着黑色的人影走到星临面前。

    星临:嗯?嗯??

    那一堆面具哭的笑的沮丧的悲伤的欢欣的应有尽有,嘻嘻哈哈咕噜噜挤着过来,不一会儿就将星临完全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景象开始褪色,嘈杂的声响也如潮水般褪去,等星临回过神来,他已经置身广袤无垠的星海之间,这片天地好像只有他和这个被面具簇拥着的怪人。

    他像猫一样略显好奇地歪着头,伸手摸了摸探过来的最上面的小丑面具。

    是魔术,还是恶作剧?

    “啊啦~居然没被吓到吗?”黑影突然凑近,开口说了话,混合着各种男女老少声线的声音让星临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星临摸着下巴,翠绿色的眼睛闪过新奇:“影子居然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什么影子~是阿哈哟~啊哈哈哈哈~”黑影这样说着,诡异的声音合在一起慢慢化成了带着些神经质的男人声音,祂不知为何开始癫狂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星临:神经病?

    黑影慢慢收回面具,在星临面前变成了一位红发碧眼俊美的黑皮男人,祂腰间挂着橙红的愚者面具,绘着夸张笑容的小丑面具直直对准星临。

    这让他略有些惊奇地睁大了眼睛,一张带着病气却难掩漂亮的脸就那样直直映进阿哈眼底。

    阿哈觉得有趣,面前的人类拥有着出色的、漂亮的、让人一眼心生好感的长相,让即使身为星神的祂也无法将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纯真、洁净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像在遥远过去之时祂见到的,喜欢过的,被雨水沾湿的白蔷薇。

    又因为病久了,面色很白,像是掺了半两冬雪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是冷的,情绪也浅淡,眼里蒙着雾,看人的时候水色潋滟。

    阿哈很喜欢这种人,这种人冷心冷眼最是无情,是欢愉最喜欢愚弄和观察的对象。

    更遑论他身上糅杂着不少其他星神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最浓烈的,当属「丰饶」,其次是「巡猎」。

    这两位宿敌的气息居然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,还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。

    肉眼看不见的黏稠扭曲的爱意如诅咒一般将星临整个人笼罩。

    嫉妒,卑恋,丑陋的感情如同附庸的菟丝子,缠着他绕着他,偏偏在漩涡正中心的少年无知无觉,一双有着漂亮颜色的眸子清凌凌地看着阿哈。

    啊啦,这真是天大的乐子~

    阿哈不介意将乐子变得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阿哈?”星临跪坐在星海中央,闪烁的星子在他身下铺满,他面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,宇宙间只有一位存在能被称作「阿哈」,那就是欢愉星神。

    再结合这人的行事作风,不难猜出祂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欢愉星神。

    星神是寰宇内神秘的高等存在,宛如有灵之天体。

    祂们各自司掌着不同的「命途」,能自由往来于星海之间,掌控着抹消现实,创造世界的巨大力量。

    为什么身为欢愉星神的阿哈会出现在他面前?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还是在上一任丈夫的怀里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他略有些惆怅地想,也不知道药师有没有为他流泪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次为什么没有转生变成小孩子?

    星临有太多的疑惑,他闭上眼睛

加入书签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目录 加书签
返回顶部